紫色的纸鹤

占tag致歉
求扩
是一个综漫语c群的二宣
我们的酒馆欢迎来着任何世界的客人们
还有一只有对象的牛郎靓仔在线等你来玩【原话】
所以请务必光临!

接下来是许愿墙

一只占着沙发但宁愿钻进睡袋也不愿意睡在楼上客房的相泽消太,
日常许愿小英雄全员。

一个名叫秋晓的原创妹子,
许愿平安京的妖刀。

那只身居牛郎职位但始终拉不到一个客人的靓仔【对就是那只裘克】,
许愿火箭筒,电锯也行。

曾经的露西·哈特菲利亚,现在的艾米丽小姐,
许愿……纳兹?【原谅我对妖尾并不了解】

本家酒馆的店长,作为玫瑰爵的“杰克”女士,
许愿scp全剧组,当然还有同剧组

以上,感谢您看到这里

占tag致歉,p1是群规,p2世界观,p3是招聘广告,p4二维码。
刚刚建群什么人都缺,不要害怕进来玩啊!
愿你们玩得开心。

异种人:幽灵【EZ-7356】

异种人:幽灵
编号:EZ-7356
现存人数:0
编者:【数据删除】人种:【数据删除】
描述:
该异种人种无法引起他人注意,无论主动或被动。就像幽灵一样,因此种族被命名为“幽灵”。
当该异种人以“声音”“文字”“图像”“肢体动作”“身体接触”【无视媒介】等方式尝试引起他人注意时,98%的人会无视或者将其视为“意外”。
发现“幽灵”的人会在一段时间内慢慢无视掉对方,被注意的时间按亲密程度逐渐增加。
即:点头之交<同事/同学<朋友<爱人<家人
点头之交将注意到该异种人接着瞬间无视,家人将在【数据删除】内无视对方。
根据统计,“幽灵”是所有人种之中自杀率最高的异种人种。

但无比幸运的是,我们目前从未发现过该异种人。
也由于未曾发现,我们无法记录该异种人的共同外貌特征和生存概率。

相关提案:
提案:EZ-7356-32
内容:
申请删除EZ-7356条目。

提案拒绝,理由:
删除条目即不承认他们的存在,但我们未曾发现,不代表他们不存在。

______

世界里第一篇异种人档案,就是这样。
档案格式还不完善,将来会有改动。

他们曾真实存在。

鬼知道今天的哈斯塔经历了什么

小学生文笔警告
作者发疯产物
黄衣之主中心
段子体
OOC大写预警












都可以接受?OK那么开始。

————————————————————

1.
哈斯塔又数了一遍,一共是21个人类站在自己面前。为首的长着角的人类雌性正在不停的讲话,用ta听不懂的语言。

“或许她在尝试用他们的神的语言跟我对话。”哈斯塔推测,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于是场面一度非常尴尬……尴尬到黄衣之主都无法忍受了。

接着在场所有的求生者,监管者,再加上路过的庄园主和夜莺小姐都听见这不可名状之物用带着浓厚法语口音的英语说了一句:“够了,我能听懂你们说什么。”

……感觉更加尴尬了。

2.
磕磕绊绊的欢迎仪式过后,是为新手监管者安排的一场游戏。

我们可爱的皮皮善在游戏开始的时候听心跳找到哈斯塔,信誓旦旦的跟ta说:“你放心,你是新人,我们会放水让着你的。”

旧日支配者点点头,用以太抽了他一下,皮皮善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半分钟后……
当当当!三人倒地。

修机中被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触手直接打了恐惧震撼的机械师/律师/慈善家:???

网易爸爸这个监管者太强啦好吗?!

哈斯塔:是你们人类太弱了好吗?!

3.
哈斯塔对于初次游戏的感想。

“你们让我背的那个,树枝和线构成的那个,很不舒服也很没必要。”
“椅子不舒服,足没有地方放,什么姿势都不舒服。”
“还有就是……游戏太简单了。”

求生者:是你太强了好吗?!

4.
顺便一提,在黄衣之主的新手游戏里唯一一个逃出来的艾米丽顺走了ta的一个触手。

在她准备剖析这个奇艺生物的时候,哈斯塔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

“这些触手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请尊重一下好吗?”

艾米丽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掏出了麻醉剂。

5.
哈斯塔真的非常想把这个医生
【下列描写过于血腥,为了您的心理健康已自动屏蔽。】
要不是因为这该死的力量……

6.
头上长角的人类雌性又来了,感谢她这次没有再说那些奇怪的语言并自我介绍说自己叫菲欧娜。

“敬爱的神,我只想请问您。对您而言,我们是什么?”

哈斯塔快速的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人类词汇在脑内过了一遍,然后十分认真的跟她说。

“大概就是大象对蚂蚁的感觉吧。”

7.
杰克看着因为看见自己的同人文而有些怀疑神生的哈斯塔,同情的拍了拍ta的肩膀。“你要习惯,这种事情我们每个人都遇到过。”

“只是外面人类的YY而已,”求生者阵营的奈布说:“无视就好。”

放下内部书籍的哈斯塔很认真的跟他们说:“我是有妻子的。”

“你的妻子?是谁啊?”八卦是女孩们的天性,菲欧娜尽力用眼神制止艾玛但是失败了。

但还好哈斯塔并不在乎她的失礼,发出了一个奇艺的音节。
看着艾玛一脸的复杂,ta才想起人类的发声器官是无法读出他们的名字的。

“你可以叫她舒卜·尼古拉斯,这个名字你们可以读。”尽管这和她的原名差出去不少。

“您的母亲……但我记得她是优格的……”菲欧娜立即住了嘴,她说得太多了。

“是的。”但黄衣之主竟然没有生气,相反ta非常平静,就像在说其他人的事情一样。

接着ta感受到了律师“你睡了你的母亲她还绿了你,你是怎么做到怎么平静的?”的复杂目光。

8.
“您还没有休息。”
“这里很……奇怪。他们没有因为恐惧而……”
“不可思议的事情,这里太多了。”
“……”
“您需要去接受他们。”
“这里是哪里。”
“欧利蒂丝庄园。”
“现在是什么时候。”
“晚上十点。”
“人类历法的……年月日?”
“1910年……”
“等等现在不是2018年?”
“什么?”
“什么?”
“……我需要休息了。”
“那么我就不打扰了。愿夜莺的歌声伴您入梦。”
“……”
第二天黄衣之主被强制搬离监管者宿舍,因为难得的监管者们做了一晚上噩梦。

什么?序幕又没了?!
改成时钟了?!

跳舞的线,卸载
外加大写加粗着重号双下划线的差评。

The Beginning不能改,绝对不能!
她是一切的开端,也是一切的见证者!
春天是四季轮回中的一个点。看起来也是“万物的开端”,但他和序幕是两个概念好吗?!

序幕已经消失过一次了……难道你们真的要忘记最初的自己吗?

昨天和自己先生连麦打自定义跑红教堂图,然后发现玫瑰手杖出了并杰克限免,就要求先生带着手杖抱我的园丁走一圈。

【发现在被抱起来时求生者看手杖的话它会转,比如说我从杰克后面看手杖转到了杰克腰前面】


重点来了

走完了一圈后“杰克”抱着园丁进教堂正面走到了圣坛前,正好我的园丁挣扎成功,跑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脑抽喊了一声“逃婚!”

然后“杰克”恼羞成怒开始追逐战。

【最后还是坐了椅子】

【每解一个密码机好像场景会变,音乐也会变。彩蛋吗?】

随时瞎拍


先生送的小水獭玩偶超可爱!